可鲁贝洛斯嘛

呦呦鹿鸣,入世成勋

【七夕脑洞】
。沙雕文学菜鸟写手随便写写
。卜×你
  洋×你
。没有鹅子和老岳真的只是因为懒没有别的意思对卜起我真的不知道咋写

    记一次写完自己都觉得沙雕没眼看的写作

一个脑洞 By.二十一

#这里新手,不足请各位看官各位太太们指正
#关于历史久远的八十万
#一个上周返校前没写完的速打
#真的很短小

夜已深,月如钩

木子洋趁大家都睡了,拎个易拉罐跑到阳台

跳楼


是赏月

“哟,洋大少好兴致啊。”

不远处传来一句戏谑。一男子身着长衫倚在天台,清清冷冷的月光打在他一半的脸上,另一边隐匿在黑夜。要是你稍一留意,定能看到他动了动身后的尾巴。

是只猫妖。

“那是自然”木子洋开了易拉罐,放到嘴边却是停住

“怎么,有劳你大驾光临,我爸让你关心关心我?”

该用的词汇都用上的,语气中还是透漏着不屑

男人却也是摆摆尾巴不在乎,“对啊对啊,来看看猫妖之光洋大少头有没有保住”说罢,轻叹,“其实你父王还是挺希望你回去继承王位的”

又来,木子洋很无奈

“不”

“啧,这么果断,就不再考虑考虑?”男人挠了挠头,过一会像是想到什么,咧开嘴嘿嘿地笑

“还是说,你对你那小王子有意思”

四下寂静,只有那风微动,撩拨着树叶沙沙的响,听得人心里直痒

“诶呦,我们洋大少喂,堕落咯!”

那可不,木子洋突然笑了,像个傻子

“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五年。

除夕快乐嗷嗷!

(狗狗不是自己的啦)

小年快乐。

2016.11 长沙 橘子洲头